《论语》详解 给所有曲解孔子的人14

子曰:贫而无怨难;富而无骄易。 详解:上面两章都说到面对“贫富”的“不相”问题,不过都是从“安贫”而“乐道”这个角度说的。但并不是说贫穷就是好的,富就是不好的。“贫富”都是“相”,对于行“圣人之道”的君子来说,对于“贫富”只存在一个如何面对的问题,而不存在好和不好的问题。“贫”和“富”,都不影响行“圣人之道”,“圣人之道”是大道,不是某类人的专利,无论穷人还是富人,一律平等,没有哪类人有优先权。 “贫……

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十三)

空而求空、解而求解、净而求净,世间头上安头之辈,古今多矣。业不可消,毕竟空也;心不可求,毕竟空也。禅非无我,妄求无我之辈,我也。西方有所谓“认识自己”的箴言,犹是头上安头,认识本自己,认识何自己?而“我思故我在”者,若不视“我思”为证“我在”之名言或直观依据,实指“我思”从而“我在”,则犹较些子。 思而在而我,我而在而思,一阴一阳,皆业,毕竟空也。思,非只为通常之意识作用。思者,心之遍行也。末那、阿……

15.没有趋势,没有背驰。

有人很关心诸如庄家、主力之类的事情,但散户、庄家的位次分野这类事情不过是市场之“不患”下的“患”,对本ID所解《论语》熟悉的,对此都很容易理解。有些东西是超越散户、庄家的位次分野的,这是市场之根,把握了,所谓散户、庄家的位次分野就成了笑话。如果真喜欢听有关庄家的逸事、秘闻,以后有空本ID可以说点,而且还可以告诉你如何阻击、搞死庄家,这一点,环视国内,没有比本ID更有经验的了。 对于市场走势,有一个是……

《论语》详解 给所有曲解孔子的人15

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 详解:上一章说明了必须通过对“贫富”的“不相”,达到“贫而无怨难;富而无骄易。”这样一个“人不相”的社会。所谓“人不相”,就是“人不知”到“人不愠”的中间环节和必经过程,就是社会中各种阶级、阶层等“相”都能平等地存在,不会出现某种类型的“相”以其“相”为相,从而一“相”独大,凌驾于其他各“相”之上。一旦出现一“相”独大……

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十四)

常道,非关可道不可道,举世所无。常道非道、常行非行,惑乱之名言也。执常道而行之者,痴人也。世之妖人,言其道常,皆妖言也。世本无常、无常非常,执无常为常道者,痴人也。 乐,无可乐,举世皆苦。非以乐为苦,实无可乐。世间所谓乐者,贪嗔痴疑慢之业也,业业相缠,实苦也。世之妖人,言其道乐,皆妖言也。世本无乐,避苦趋乐者徒增其业,痴人也。 痴者,知病病知也。世之痴人,执一知而知,知知相缠,终病也。病非常、知本空,……

16.中小资金的高效买卖法。

上章说过,市场任何品种任何周期下的走势图,都可以分解成上涨、下跌、盘整三种基本情况的组合。上涨、下跌构成趋势,如何判断趋势与盘整,是判断走势的核心问题。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就是,走势是分级别的,在30分钟上的上涨,可能在日线图上只是盘整的一段甚至是下跌中的反弹,所以抛开级别前提而谈论趋势与盘整是毫无意义的,这必须切实把握。注意,下面以及前面的讨论,如没有特别声明,都是在同级别的层面上展开的,只有把同级……

《论语》详解 给所有曲解孔子的人16

子曰:齐一变,至於鲁;鲁一变,至於道。 详解:这一章很奇怪,仿佛毫无来由。“齐”和“鲁”,俩诸侯国,怎么“齐一变,至於鲁;鲁一变,至於道。”地折腾两遍就和“圣人之道”搭上界了?其实,这一章是顺着上一章从“人不知”经“人不相”达“人不愠”的大道而来的。 说起“齐”,都知道是孔子时代的强国,齐桓公,春秋五霸之首,其以“霸术”而行终成“霸业”。“霸术”而“霸业”,是以人之“恶”为前提的:对内以法制民、对外以……

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十五)

有这般汉,言苦乐皆幻、贪痴皆幻、生死皆幻,妄论无苦乐、贪痴、生死,执幻为幻、拨无因果,痴之大痴矣。幻,非幻,有诸苦乐、贪痴、生死。名言空谈之辈,执无苦乐而转诸苦乐,执无贪痴而沉诸贪痴,执无生死而流诸生死,执无执而执诸实执,痴之大痴矣。 苦乐、贪痴、生死者,毕竟空也,固有诸苦乐、贪痴、生死;若苦乐、贪痴、生死者,非毕竟空,则无诸苦乐、贪痴、生死也。苦乐、贪痴、生死者,不出而出、不入而入、不离而离、不转……

17.走势终完美

任何级别的所有走势,都能分解成趋势与盘整两类,而趋势又分为上涨与下跌两类。以上结论,不是从天而降的,而是从无数图形的分析实践中总结出来的,正如《论语》所说“由诲女,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请看本ID相应系列的解释)这个从实际图形中总结出来的简单经验,却是一切有关技术分析理论的唯一坚实基础。这个基础,所有接触技术分析的人都知道,但可惜没有人能深究下去,然后就沉入技术指标、交易……

《论语》详解 给所有曲解孔子的人17

子曰:放于利而行,多怨。 详解:这一章,七个字,没一个难字,但千古以来,都是错解。所有的解释,基本都按朱熹《论语集注》而来。朱熹认为:“放,依也。”按这解释,“放”就发上声了。而后来所有的解释基本都成了“如果一切行事以求利为目标,就容易招致他人的怨恨(或自己心中容易产生怨恨)”,最多就把“放”解释为“放纵”,基本意思还是一样的,就是把“利”当成恶的,或者是引发“怨”的事情。 而实际上,如果“放”真的就……

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十六)

业之随心,如影之随身。影,非有非无,依光而留影;业,非无非有,依缘而显业。光去而影灭、影实无所灭,光来而影生、影实无所生;缘去而业灭、业实无所灭,缘来而业生、业实无所生。所谓生灭,无所生灭,光来光去,缘去缘来矣。 无身,则无影,非关光也;无心,则无业,非关缘也。无影,则无影之生灭;无业,则无业之生灭。心,业之集也;身,业之显也;世界,业之共也。无业,则心之生灭、身之生灭、世界之生灭,皆无。 业者,毕竟……

18.不被面首的雏男是不完美的。

首先把前面一些最基本的概念、原理、定理列举如下: 走势:打开走势图看到的就是走势。走势分不同级别。 走势类型:上涨、下跌、盘整。 趋势:上涨、下跌。 缠中说禅走势中枢:某级别走势类型中,被至少三个连续次级别走势类型所重叠的部分。具体的计算以前三个连续次级别的重叠为准,严格的公式可以这样表示:次级别的连续三个走势类型A、B、C,分别的高、低点是a1\a2,b1\b2,c1\c2。则,中枢的区间就是(max(……

《论语》详解 给所有曲解孔子的人18

子曰:好勇疾贫,乱也。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 详解:这一章的解释,朱熹《论语集注》是这样的:“好勇而不安分,则必作乱。恶不仁之人而使之无所容,则必致乱。”也就是说:“一个人既好勇又怨贫不安于本分,就一定要作乱。指责不仁之人而使之无地自容,也一定会引发乱子。”通常的解释,都和这大同小异。 这种解释之下,就意味着定义一群人,一旦他们具有“好勇疾贫”或者“人而不仁,疾之已甚”的性质,就可以带上“动乱分子……

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十七)

世之愚人,莫不执之两端:或执万有而不知万有即空,或执空为空不知空即万有。更有偷心不死者,窃莫执两端之名言而实不知其义,臆测两端不守则守中,不知中即两端,岂有离两端之中哉?究其两端者,犹业之流转所引之名言,岂论中者哉?世间名言,了无实义,皆贪嗔痴疑慢之业矣。守一、守中、守空者,皆痴人也。所谓“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者,不离六识妄想,了无实义,皆贪嗔痴疑慢之业矣。 六识,妄想也;末那、阿赖耶,犹……

19.学习缠中说禅技术分析理论的关键

本ID看了看各位的问题,发现前面说了那么多,似乎真能看明白的没几个。为什么?很简单,估计来这里的人都没受过太严格的数学训练,如果受过严格的数学训练,本ID现在所说的,简直就是最简单不过的东西。这里的整个推导过程,和几何里的毫无区别,初中学过几何的,都应该能明白。所以要看明白,最好先把自己的数学神经先活动起来。有一句不大中听的话,像孔男人之类的文科生,是很难炒什么股票的。别说一般的散户了,就算当庄家……

《论语》详解 给所有曲解孔子的人19

子曰:善人为邦百年,亦可以胜残去杀矣。诚哉是言也! 详解:这一章,千古以来错解无数。最离谱的是,基本都把“善人”当成“好人”来解,“善人为邦百年”竟然可以解释成“好人为邦也要百年时间”,简直胡解到了极点,根本连文言文最基本的语法都没搞清楚。朱熹虽然知道“为邦百年,言相继而久也。”却把“去杀”解释为“民化于善,可以不用刑杀也。”实在是不得要领,把“善人”和“胜残去杀”的语法并列关系给完全搞混了。 其实,……

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十八)

人多愚痴,世多苦劫,故以迷度迷、谋私求利者,皆好言拯世救人之道,实乃贪嗔痴疑慢之业也。若有言凭其法、其理、其神等可拯世救人者,定知其人非私即痴而大妄语矣。若一人,当下一念即救度黄河沙世界之沙数世界内众生,犹不可作此等大妄语。救度者,实无所救度。能救所救、能度所度,皆幻戏,无可执也。 若有一法可拯世救人者,定知必生一法可乱世害人,相续相缠,幻戏也。禅者,宁万劫沉于火海而不生有一法可拯世救人之念。禅者,……

20.缠中说禅走势中枢级别扩张及第三类买卖点

前面已经很明确地指出,缠中说禅走势中枢由前三个连续次级别走势类型的重叠部分确定,其后的走势有两种情况:一、该走势中枢的延伸。二、产生新的同级别走势中枢。而在趋势里,同级别的前后缠中说禅走势中枢是不能有任何重叠的,这包括任何围绕走势中枢产生的任何瞬间波动之间的重叠。因此,如果三个连续次级别走势类型的重叠区间虽然不和前面的走势中枢有任何重叠,但围绕该中枢产生的波动触及前面走势中枢延续时的某个瞬间波动区……

《论语》详解 给所有曲解孔子的人20

子曰:如有王者,必世而后仁。 详解:简单几个字构成的一章,却从来没人能解释清楚。这里的难点在“世”字上,基本上所有的解释都把“世”解释成“三十年为一世”。大致意思就成了“如果有称王的,一定要经过一世三十年,才能行其仁政。”由此而引申出很多奇谈怪论,例如,必须先法治再德治,先搞经济再搞道德,诸如此类的。这类想法的潜台词就是,民对于王来说都是刁民,必须先折腾折腾,然后再给好果子吃。当然,这好果子是否能真……

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十九)

世人之见惟六识,不出六识也,而六识犹不出业之缠矣。有这般汉,好论所谓历史之大视野,不知历史之大视野犹不出其六识,况业之缠乎?復有这般汉,好论欲于六识外求知求见之神秘主义,不知求知求见之神秘主义犹不出六识,况业之缠乎?非独于人,三界众生皆如是也,能见所见惟六识,莫能外于业之相续相缠矣。 天地,蚁蛭也,某纵能穷天尽地、任性自然,犹蚁蛭之蚁也。痴人以天地之无穷为至大者,不知无穷之天地犹业之缠,天地之无穷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