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六)

错解之于禅,莫过于以禅为个体之身心修炼、修养,进而耍嘴皮、动笔头亦为禅矣。如此之禅,实乃无聊文人、有闲阶级之无聊把戏。以此所谓禅而招摇撞骗者,古今多矣。

蓋禅为学问、学说,则乃最激进之革命、令一切统治者发抖之学问、学说。禅乃否定一切主义之主义,禅乃否定一切思想之思想,禅乃否定一切秩序之秩序,禅乃否定一切信仰之信仰,禅乃否定一切科学之科学。禅,否定一切,以及否定自身。蓋禅,復乃肯定一切主义之主义,肯定一切思想之思想,肯定一切秩序之秩序,肯定一切信仰之信仰,肯定一切科学之科学。禅,肯定一切,以及肯定自身。

禅,非思想即思想,非主义即主义,非秩序即秩序,非信仰即信仰,非科学即科学。禅,非神秘主义之臆想。禅,丝毫不与耳闻眼见相背离。禅,无古无今、恒古恒今。禅,无关復相关于诸如种族、肤色、文化、思想、传统、道德、阶级者。禅,非人所独有,宇宙间古往今来一切众生,存在非存在、可见非可见,一切种类,无论高低、圣凡,皆与之无关而相关,一律平等无二矣。

诗曰:

乾坤处处净,何来污与秽。万物等无差,庸人自执爱。

莲舟空无有,什么都能载。识取衣中宝,莫被文字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