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五)

夫禅,即一切非一切。禅者,即禅宗非禅宗。禅宗者,非禅宗,是名禅宗。执禅宗所谓历史而学问者,于禅宗无关,于禅亦无关矣。蓋无关之于无关且犹多有相关者,禅宗之所谓历史,亦于此无关之相关而展开也。

释迦拈花、迦叶微笑,达摩西来、花开五叶,是耶、非耶,知者自知,不必追究也无须追究。所谓如来禅、祖师禅之争讼,乃无事生非。纵会得祖师禅者,亦阶下汉也。若论诸如棒喝、公案、话头、机锋等,则大似无端作怪矣。

禅者,即迷非迷、即缠非缠,非悟即悟、非解即解。求解脱者无解脱、不求解脱者也无解脱,因解成缠、因悟成迷。所谓顿悟者,非顿悟,是名顿悟。所谓三关者,非三关,是名三关。佛法无多子、禅宗无多子、乾坤今古无多子,虽如此,此间事、犹需一一透脱。所谓透脱者,非透脱,是名透脱也。

诗曰:

可怜网中客,流转自颠错。四大谁为住,天地谁入镬。形神空无有,何缚何所缚。

缘生非一体,如幻相映烁。糊涂识物始,忧患起年弱。五蕴妄成织,形器终难托。

尘念随境逐,三界怅寥廓。宿习随行消,福田莫令薄。盲龟苦海渡,孔木曷能获。

浮华镜里梦,须臾已舟壑。贫子衣安在,明珠诚凿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