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二十五)

世之痴人,无不于易而求不易,如溺湍流而求一苇,不知易而非易,非易不易,非乃易而不易也。易中求不易,不离意之妄测,或上帝、或救世主、或真主、或天、或道、或梵、或本体,诸如此类,一妄立、纷争起,世间宗教、信仰因异而致之浩劫者,古今多也。復有痴人,于群妄而齐异,欲一统而趋同,妄中生妄,何有了期?或有以一法不立为宗,不知道一法不立犹意之妄测矣。

狮子虫,披如来衣而出佛身血,或于易中求心、求空、求常、求净,皆不离我执妄想。等而下之者,妄言神通、鬼魅,贩卖如来而求世间之俗利,不知神通不离妄业,感而遂通而能感所感、能通所通皆妄也。復有痴人,以名言即言说书写,缚但有言说书写皆为虚妄之名言,执莫执名言之名言而陷虚妄泥潭,如此见解犹不及维特根斯坦等西人,实不知今古乾坤乃不出名言,而言说书写之虚妄非虚妄也,执虚为虚與执虚为实之辈皆愚矣。

不可言说,犹是言说,而言说又何曾言说?言说,非言说,是名言说。痴人以拈花微笑、竖指吹烛为非言说,于文字声音相之有无中寻活计,良可悯矣。古云“有句无句,如藤倚树,树倒藤枯,好一堆烂柴。”有言无言又何异于此乎?一默常言,万言常默,于默言间执计,岂有了期哉!復有痴人,以机锋、转句为究竟,不知纵得机捷句圆,又有何交涉?机失句漏,又有何断离?云门、法眼以来,狮子虫伎俩百出,葛藤复生葛藤,良可叹矣。

凡所有相皆虚妄矣,如此乃可现一切相焉;反之,世间惟定相,何言虚妄乎?痴人妄心执计,于相之出入即离间寻活计,不知出而非出、入而非入、即而非即、离而非离,復有非出而出、非入而入、非即而即、非离而离,出入即离犹相也。出入即离一切相而无所出入即离,无所出入即离而出入即离一切相,成住坏灭一切相而无所成住坏灭,无所成住坏灭而成住坏灭一切相,是乃凡所有相皆虚妄矣。

诗曰:

九绝危岩横鸟道,一江东去两山分。长空雁过风行水,万里波涛万里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