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二十二)

夫世间虚言,无外于执一为一。一,或道、或理、或易、或心、或物、或主、或空、或幻、或无极等,皆妄心分别也,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 三生万物,即此模式矣。有这般狮子虫,云“万法归一,一即空而生万物”,实不知何之为空,以空为造物主之臆测物,诚可叹也。空,即假名即中道也。世人多以离两边之执中为中道,不知中道即空即假名矣。

断灭空者,意之妄想,以断灭空为能断灭空、所断灭空者,痴人也,依非“空无所有”之空性而断灭此断灭空者,以盲引盲而自不知矣。缘起即性空,性空即缘起,岂缘起外有性空、性空外有缘起哉?復缘即起即性即空、缘非起非性非空,空即缘即起即性、空非缘非起非性,缘起、性空,即空即假名即中道也。

西方思维,好论所谓现象、本质,东方之儒道、易学、印度教、祆教、伊斯兰教等,何尝能脱此思维模式,五十步之于一百步而已。现象、本质,而有上帝之创世与救赎,印度教之归于大梵、儒道易之归于各自之道,纷争之面貌不同而模式不异也,狮子虫以愚人之见为见,胡言禅自老庄,三教无异、五教合一,出佛身血而不自知矣。

老庄之流,不离意之测度,岂知何之为禅?今老庄之书俱在,其中所见皆非正知正见,何以论禅乎?以老庄为禅,如理学、心学窃禅般,皮毛尚不得,惟显其陋矣。后有内丹一派,窃禅而论性命双修,反诬禅修性不修命,其终不知何之为性、何之为命,唾云自污之辈,何足道哉?儒学、易学、印度教、祆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教等,亦不出妄心分别,贪嗔痴疑慢之业所显,不足道矣。

诗曰:

无酒饭无味,无诗酒无趣。吸尽千江水,何能说一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