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七)

世上一切之宗教、信仰,虽异而实同,即非我同类则魔则恶、不信我者则恶则魔,所谓顺者昌、逆者亡,皆贪嗔痴疑慢之业也。禅者,无我可我、无类可类,无非可非、无禅可禅,无佛可成、无魔可灭,一切同异、顺逆,一律平等。

蓋所谓平等,无使之平等者,本来平等,又何须平等之。如平等者须平等之乃可平等,使之平等者必凌驾于上,非平等也。世上一切主张平等者,皆羊头狗肉之辈,实乃假所谓平等之名词妖言惑众、谋私求利也。

一切众生,无始以来一律平等。若人鼓吹有一物一人一事可凌驾于余物余人余事者,其人不过贪嗔痴疑慢五毒猖獗,信其人其言者,则是贪嗔痴疑慢与之相应,闹剧一场。禅者,非神非圣、非上帝非主宰,非人之之人、非物之之物,非心非我、非佛非魔。

一切能平等者、所平等者,能之所之,皆因缘和合。禅者,非能非所、非因非缘。众生非因禅而平等,众生非因禅而成佛,说禅 “明心见性、顿悟成佛” 者,大误矣。若有佛可成,则有魔可成。可成佛,则可成魔。而本无佛可成,则也无魔可成可灭。天堂地狱,惟心所造。所谓轮回,实无所轮回而轮回也。

一切本来平等,固有世间一切不平等。若一切须平等而平等,则世间无所谓不平等。世间一切不平等,本无所据,皆惟心惟言所造,人以贪嗔痴疑慢而固之。世间一切不平等,惟以不平等去之,而所谓去,本无所去,皆不平等而不平等也。

蓋世间之不平等,本无所据,因缘和合生之灭之,恒变不居。世间由此而学问、学说、信仰、宗教者,妄求以各自所谓平等、统一之理论、逻辑等结构解释世界、构造世界,皆捞空捉影、痴心妄想也。禅者,非世间非出世间。世界,本来平等。所谓本来,非本非来,是名本来。

诗曰:

三界迷尘侵海色,一星无语枕霄寒。狂虬折足惊滩堕,碧溅龙泉指上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