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序)

倘无禅宗,曾以儒道为主之中华古文化,本不足道;倘无禅宗,中华古文明亦难至如今不可企及之高度。蓋中华古文明、中华古文化,得禅宗而孤峰直上、傲然于世。宋明理学、心学,窃禅宗之残羹冷炙犹可蔚为大观,岂论禅宗哉! 达磨东来,只履西归。壁立千峰,拈花之旨于挑水担柴间逗漏;花开五叶,救世之心从名宗判教处显扬。玄沙云:“若论此事,喻如一片田地,四至界分结契卖与诸人了也,只有中心树子犹属老僧在。”穷诸玄辩,竭世枢机……

1.不会赢钱的经济人,只是废人!

人,总是很奇怪的,就算是很聪明的人,或者在其他行业很成功的人,一旦进入资本市场,就像换了人。虚拟和现实的鸿沟使得干实业的,且不说期货了,就算到风险小多的股市,也很少能干好的。而习惯在虚拟市场玩游戏的,基本很难回头去弄实业,这些例子都太多了。 周围朋友和经济有关的,干金融的比较多,也有几个干实业的。去年人民币放开后,有次和他们一起玩,偶然聊起股票。当时给他们的意见是,由于资源的全球化升势及人民币的升值……

《论语》详解 给所有曲解孔子的人1

刚出差回来,发现生意场上附庸风雅之风大盛,翻云覆雨地云雨起国学来,大概都要争当“儒商” 了。因国学而从“乳上”到“儒商”,总不会是国学之福。试想,一旦流行,连真乳都难寻,就别说 真儒了。流行的乳房,除了制造隆乳增乳扩乳的热闹,还能有什么?至于流行的儒学是什么?其命 运不会比任何一个无论真假的乳房要好。国学也一样,真的举国都学了,这国学也就真的蜾穴了。 但国学的兴盛是必然的,中国经济的发展,必然在学术上要有……

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一)

有这般汉,误认禅宗“不立文字”之旨,妄执离言,不知离言即言、言即离言,立而不立、言而无言;有这般汉,误认禅那、禅定、坐禅为禅,如磨砖求镜,可笑可怜;有这般汉,误认解脱是禅,不知可解脱者非解脱,真解脱者无解脱,无人缚尔,谁求解脱?有这般汉,误认上帝一类物事是禅,而禅者非生非灭,即生即灭,与上帝等臆测之物何干?有这般汉,误认佛境界为禅,不知佛魔一如、净污无二,非佛非魔、即佛即魔,踏破毗卢顶上行,天堂地……

2.没有庄家,有的只是赢家和输家!

庄家这种动物对大多数人来说很神秘,对本ID来说就太稀松平常了。庄家和散户这种二元对立,大概比较适合现代中国人的思维模式,因此就变得如此的常识,但常识往往就是共同谬误的同义词,不仅是所谓的散户,而且很多的所谓庄家,也就牺牲其中。 一般定义中的所谓庄家,就是那些拿着大量资金,能控制股票走势的人。在有关庄家的神话中,庄家被描述成无所不能的,既能超越技术指标、更能超越基本面,大势大盘就更不在话下了。这里说的……

《论语》详解 给所有曲解孔子的人2

在人人争当经济人的年代谈论成圣人之道,也忒不靠谱了。当然,任何的不靠谱都是站在一定立场 上的,而圣人的不靠谱,必须有非圣人的视角,例如:经济人、社会人、鸭子等。没有任何没有前 提的逻辑是可以无条件地被证明的,没有一个视角是绝对的、不需要前提的,既然这样,这世界的 喧嚣已经不缺乏经济人、社会人、鸭子们了,圣人当然也有喧嚣的必然。 站在这个角度,没有任何视角是有永恒价值的,但也没有任何视角是永恒没有价值的,《……

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二)

蓋云门法眼以来,禅宗大盛而衰,今惟余算沙数宝食唾之辈矣。禅者,无古无今,即古即今,与释迦老汉、达摩老儿何干?惠能之辈,即如云门所说打杀喂狗,于禅何损?于惠能何损?五宗七派,即能笼天盖地、光耀千秋,于禅何增?于五宗七派何增? 有这般食唾汉,以“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为禅宗宗旨。然无心可指、能指非心,无佛可成、能成非佛,何以妄论“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乎?教外宗门岂可妄生分别,禅宗典籍于……

3.你的喜好,你的死亡陷阱!

要世界杯了,在世界杯时谈论股票是一件很无趣的事情,而且,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世界杯前后,股票市场几乎都要大跌,这个常识,虽然并不比所有有关所谓庄家的常识更值得常识,但至少有趣,并不像所谓庄家一般无聊。还可以增加一句的是,足球至少有帅男,而见过的如此之多的所谓庄家里,连长得不那么歪瓜裂枣的都少,这的确是实际情况,并不是开玩笑。 但你的喜好,就是你的死亡陷阱!在市场中要生存,第一条就是在市场中要杜绝一切喜……

《论语》详解 给所有曲解孔子的人3

现在,垃圾白话文了,“学习”成了一个词语,如白开水般了无味道,白话文里“学习”的含义,还 比不了文言文中“学”的万分之一。文言文中,每个字都有着丰富的含义,但这也使得相应的理解 往往很难把握。 对文言文的把握,例如,对《论语》的解释,不能按照白话文那种垃圾西方式思维,首先假设文章 的意义是如同细胞之于人体般由字符堆积起来,就如同西医般,白话文是一种死的文字。而文言文 不同,理解文言文必须首先要得其神,而其神……

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三)

有这般汉,妄将禅宗学问化,以可怜之分别心,立此规律、彼特点,造大诠释、总体系,终乃测海算沙之书蠹矣。如妄论“立处皆真”,则能立非立,所立皆非,立无可立,谁真谁假?如妄论“一切现成”,则现无可现,能成非成,一切成非,谁现谁成?如妄论“不二法门”,则不二而二,二而不二,分别无二,谁分谁别?如妄论“不住一切”,则不住而住,住而不住,谁住一切,一切住谁?如妄论“了无所得”,则了无可了,得无所得,无得犹得,……

4.什么是理性?

很奇怪,在资本市场中经常有人在教导别人要理性。而所有理性模式后面,都毫无例外地对应着一套价值系统为依据,企图通过这所谓的依据而战胜市场,就是所有这些依据最大的心理依据,而这,就是所有资本谎言和神话的基础。真正的理性就是要去看破各色各样的理性谎言,理性从来都是人YY出来的皇帝新衣,这在哲学层面已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 更可笑的是,被所谓理性毒害的人们,更经常地把理性当成一种文字游戏,当文字货币化以后,这……

《论语》详解 给所有曲解孔子的人4

“学而时习之”,与天其时而天与其时,风云际会、波随浪逐,感而“有朋自远方来”。“有”,非“有 无”、“持有”之“有”,乃《左传》“是不有寡君也”之“有”,“友”之通假也。几乎所有的解释都 将“有”解释成“有无”、“持有”之“有”,大谬矣。 何谓“友”?“同志为友”,志向相同者也。甲骨文中,“友”为双手并列,为共同的志向而联手、 而互助合作,才是“友”。不过后来一切都变味了,“同志”这词,特别经过上世纪的洗……

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四)

除此学问化之臆测,实践化之妄行亦狮子虫所好之能事。且不论彼一味之枯坐,即此万里行脚又何曾移却半步?即此万劫不朽、万槲舍利,又与禅何干?知不知,行非行,知得行得犹是呆汉! 诸如儒道所谓学问、实践者,好论所谓知行之关系。如知易行难、知难行易,先知后行、先行后知、知行合一、即知即行,凡此种种,皆乃乾慧狂想之所生矣。而知外无行、行外无知,非知即知、非行即行,一犹非一、何合何一乎? 诸如哲学所谓学问、实践者,好……

5.市场无须分析,只要看和干!

喜欢吹牛皮的,在市场里最常见,例如一种以分析市场、吹牛皮为生的职业,叫什么股评、专家的。此类人不过是市场上的寄生虫,真正的猎手只会观察、操作,用嘴是打不了豺狼的。 市场就是一个狩猎场,首先你要成为一个好猎手,而一个猎手,首先要习惯于无言。如果真有什么真理,那真理也是无言的。可言说的,都不过是人类思想的分泌物,臭气熏天。真不可言说了,就无不可言,言而无言,是乃真言。 一个好的猎手,可以没有嘴巴,但一定会……

《论语》详解 给所有曲解孔子的人5

将“圣人之道”披之六合、播于八方,法度之,教化之,首要且常态地必然会面对“人不知”的问 题。如果“人皆知”了,就无所谓“法度之,教化之”。行“圣人之道”,乃难行之行,所谓知易难 行,知且不易,行则更难。 “人不知而不愠”,几乎所有的解释都把“知”当成“知道”、“理解”之类的玩意。“人不知而不愠” 快成了现在酸死人的“理解万岁”的对应物了。但这里的“知”不是本义的“知”,而是“智”的古 字,“人不知”不是“人……

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五)

夫禅,即一切非一切。禅者,即禅宗非禅宗。禅宗者,非禅宗,是名禅宗。执禅宗所谓历史而学问者,于禅宗无关,于禅亦无关矣。蓋无关之于无关且犹多有相关者,禅宗之所谓历史,亦于此无关之相关而展开也。 释迦拈花、迦叶微笑,达摩西来、花开五叶,是耶、非耶,知者自知,不必追究也无须追究。所谓如来禅、祖师禅之争讼,乃无事生非。纵会得祖师禅者,亦阶下汉也。若论诸如棒喝、公案、话头、机锋等,则大似无端作怪矣。 禅者,即迷非……

6.如何在五粮液、包钢权证上提款的!

最近忙着和孔二爷闹,满博客都是孔二爷,前两天耍了一下鲁超女活跃一下气氛,今天想继续说说这“教你炒股票”系列。总不能整天都是孔二爷,也要照顾一下孔方兄,都是姓孔的,一碗水要端平。 股票上永远不缺英雄,更永远不缺死去的英雄,最近的英雄们都又在吹投资,但投资这内裤永远掩盖不了股票扒光后赤裸裸的投机。阴符云:“ 天性,人也;人心,机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天发杀机,斗转星移;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

《论语》详解 给所有曲解孔子的人6

《论语》二十篇,实为一大文章,而首章三个“不亦”,为文章之纲领,也是儒学之总纲。世人皆说 《易》难解,实则,《易》是隐而难,《论语》是显而难,是难上加难。《论语》书成后,真能解首章 的,千古以来,未曾见也。而首章都不能解,后面就更是以盲引盲。 本ID所写,皆发前人所未发,余人从其字句中求《论语》之真精神,不过是啃尸之徒。《论语》不 死之真精神,岂在区区字句间。神会,则字句之纠缠自然顿明,下面将解释一个千古……

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六)

错解之于禅,莫过于以禅为个体之身心修炼、修养,进而耍嘴皮、动笔头亦为禅矣。如此之禅,实乃无聊文人、有闲阶级之无聊把戏。以此所谓禅而招摇撞骗者,古今多矣。 蓋禅为学问、学说,则乃最激进之革命、令一切统治者发抖之学问、学说。禅乃否定一切主义之主义,禅乃否定一切思想之思想,禅乃否定一切秩序之秩序,禅乃否定一切信仰之信仰,禅乃否定一切科学之科学。禅,否定一切,以及否定自身。蓋禅,復乃肯定一切主义之主义,肯定……

7.给赚了指数亏了钱的一些忠告

今天不宠幸孔二爷了,宠幸一下股票。早就说过,中国没有人有资格和本ID谈论股票。国庆前,香港有几个大的基金经理过来,吃饭时让本ID给修理了一通,屁颠屁颠回去了。本ID和他们说了大的国际经济趋势以及大中国区的金融前景还有内地的政治经济形势,坚定他们的信心,他们主要是对内地的情况不了解,所以有所狐疑。最近这伙人干得不错,在市场里,干就往死里干,不干白不干。把锅炒热了才有好菜吃,这道理不很简单? 但这几个月……